小編專欄:那個穿了三年adidos的女同學

2018/05/03
小編專欄:那個穿了三年adidos的女同學
想必大家都遇到過不少「鍵盤俠」,他們躲在屏幕後罵天罵地,慣性地以最惡的心揣測他人。

想必大家都遇到過不少「鍵盤俠」,他們躲在屏幕後罵天罵地,慣性地以最惡的心揣測他人。

好言一句三冬暖,惡語傷人六月寒,誰沒有一點不願示人的「傷疤」呢?多點善意和理解,世界也會溫暖許多。

1.「國中時一個同學,穿了三年的adidos(五條線)周圍人都看出來了,卻沒有一個人笑她。」

瞬間暖到心窩。所謂人和人的最大善意,莫過於如此了吧。

我也曾經歷過類似的事。

國中時期,有個同學的爸爸是銀行的保全。

大概是出於青春期特有的敏感和自卑吧,每次大家問她爸爸的職業,她都會說在銀行上班。

有時還會刻意強調,爸爸是櫃台的行員,大家需要換零鈔,都可以找她幫忙。

其實,所有人都知道她隱瞞了真相。

因為班上另一個同學,就住在銀行附近,見過她爸爸很多次。

但沒有一個人拆穿。

印象最深的一回,是大家去吃滷味,她的爸爸穿著保全服,迎面走來。

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同學臉上的窘迫,那種羞愧難當是掩藏不住的,恨不得找條地縫塞進去似的。

就在那瞬間,有個女孩突然笑著說:「我想去一趟超市,一起吧?」

不由分說地,就拉著她的胳膊,往超市的方向走去。

就這樣,大家心照不宣地,用一種默契的方式,保護了一個女孩子脆弱的自尊心,整整三年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現在回想起來,覺得那個時候,人與人真的很美好啊。

不知道為什麼,總感覺現在社會的戾氣太重,尤其是在網上。

曾看過一個老人跳廣場舞的臉書動態,一群奶奶打扮得漂漂亮亮,接受記者的採訪,那種活力和自信,輕易地感染了我。

真希望我的爸媽,到那個年齡,也依舊有那樣的心態呀。

可是,翻開留言卻大吃一驚,讚數高的前幾條,竟然都是清一色的惡評:

「這麼老了還穿得花花綠綠」、
「老了還不回去帶孫子,真丟人現眼」
「跟妖精似的」……

我不知道這些人有沒有奶奶。

如果是自己的奶奶,被陌生人這樣攻擊,又該有多麼憤怒和難過。

這樣的惡毒字眼,幾乎在每一條新聞下面可見。
有老人被騙了錢,網友說:「貪小便宜,活該。」

有做善事反被誣賴,網友說:「自己傻,怪誰。」

就連別人宣佈結婚的喜訊,都有人要詛咒一句:「不出三年就會離婚,看著吧。」

或許,有些人的心,真不是肉長的吧。

又或許,現實生活中真的太失敗了,要把滿腔怨毒發洩在一個陌生人身上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3.人人渴望被善待,但又時常忘記善待他人。

曾看過網友吐槽一個作家:

「超討厭她!我只是在她臉書下面,評論她長得醜,她就把我封鎖了,太他媽玻璃心了。」

多可怕的雙標。

她因為自己被封鎖了憤怒不已。

卻未曾想過,去一個女孩子臉書下面,評論人家長得醜,對當事人是多大的傷害?

更可怕的是,這條留言下面,居然還有幾條附和的消息。

所以,人家應當怎麼辦,笑眯眯地回復,我長得醜,給大家添麻煩了嗎?

你永遠不知道,你的一句話,會給人帶來多大的傷害,除非你自己遭遇同樣的暴力。

那個作家我認識,因為接收了太多的負面評價,常年在吃抗壓藥。

她告訴我,壓根不敢看網友的留言,實在無法消解那些惡毒的字眼:

「我只是個寫文章的,為什麼他們要詛咒我全家?」

沒有無緣無故的愛,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,但在網絡上,這些都是可以無緣無故的。

X仙塵爆有人說,活該愛跑%

甚至親子類綜藝節目里,那些才剛幾歲的孩童,都遭受了莫名的攻擊和詛咒……

你難以想象,到底是什麼人,嘴巴可以如此惡毒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4.惡語傷人六月寒,但一些不經意的善舉,真的可以溫暖一個人很久。

有一個身患癌症的男孩,因為化療掉光了頭髮,班上10幾個男同學,在班導師的帶頭下,陪他剃了光頭或板寸。

人生實苦,但慶幸每一程大風大浪,都有人陪伴。

我猜,那個不幸患病的男生,一定在那一刻,堅定了活下去的勇氣。

有人想輕生,上網問哪裡是動脈,回復卻是清一色的鼓勵

A:動脈被我藏起來了,你找不到的
B:手上沒動脈哦
C:這個只有醫生知道,這裡沒有醫生哦
D:別找了啦,我們都愛你
.
.
.
即便再絕望和灰心的死角,也會有光透進來,那些照進罅隙的光,就是支撐一個人衝破黑暗的動力。

還曾看過一則貼文,網友在講述那些溫暖的瞬間。

有女孩說,失戀的時候,隨便撥通了一個電話,那頭的男生說:

「你別哭,我抱不到你。」

有人說,見到過收回收的三輪車刮了路上的BMW,BMW車主拿著小刀下來,生氣地在三輪車上划了一道:

‘’阿內咱冷黑摩來‘’ (台語:這樣我倆扯平)

還有人在離家萬里的異國哭泣,一位黑人保安笨笨地用中文安慰他:

「你是不是想家了,我的家也很遠,不要哭。」

我想,這些善意,一定會被珍藏很久很久,像黑暗中的光,像冰雪裡的火。

因為我自己,也曾無數次收到他人的善意。

我曾在5歲那年走丟,夕陽底下,一個人跑過一條又一條馬路,有一個老爺爺叫住了我:

‘’幹,賣造,跨掐啦‘’(幹,別跑,看車)

二十幾年了,我始終記得那天的夕陽,和那個爺爺的背影,哪怕關於5歲的大部分記憶,都已經遺忘。

也像我開頭說的那位同學。
幾年前,我們又聚過一次。

她終於走出青春期的自卑,大方地談起爸爸的職業。

她說爸爸不容易,這些年辛苦了。

說到最後,她突然羞澀地笑了:「謝謝你們,一直沒有拆穿我。」

她一直知道,她一直記得。

有溫度,有深度,有歡樂,有購物,小編專欄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歡迎留言,也歡迎加line或私訊跟小編聊天】
💋官方Line@:https://goo.gl/ms7ejU
💋私訊我們: http://m.me/484442748311529